♪囧路的腐聲花園♬
  • 07«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9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年10月14日 (火) | 編集 |

家庭幻想


 


“呐,恭弥,真的不行吗?”


“不行,我讨厌群聚。”


“没有群聚,只有我们两个人!”


“……如果带上那女孩就是群聚了。”


“‘那女孩’?……是指库洛姆吗?为什么要带她?”


“……因为你提议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在发光……”


“kufufufu,你还真是温柔啊,恭弥。”


“咬杀!”


“呼——所以说那我们三个人去?”


“我讨厌群聚。”


电话一头的骸终于低下头叹了口气,在持续了将近半小时的兜圈子的对话现在又再一次回到了原点。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骸对云雀说想要一起去新建成的游乐园“约会”,但被云雀一口回绝了。不过骸完全没有放弃,连续的电话骚扰后终于让在风纪委员办公事办公的云雀败下阵来同意考虑考虑。今天就是他答复的日子,但结果却并没有骸所想象的那么顺利。


“那么恭弥想怎么样呢?”


“………”


“…………真是充满了矛盾啊……”


想顾及到库洛姆的少女心,又不愿群聚,这个别扭的人就是自己的恋人云雀恭弥。而现在,他一定是在电话那边皱着眉头为不能“咬杀”自己而生气吧,骸想着不禁在心里苦笑了出来。


“恭弥?”


“……你和那女孩去不就好。”


对方的发言差点没让骸摔坐在地上。


“你还真的只为库洛姆着想啊。”虽然骸不是故意的,但不由自主的还是因为醋意而让话语变得刻薄了起来。


“你一直麻烦她,带她出去玩玩不是很好么?”云雀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禁让骸感到无奈。


“…………库洛姆她,和我很像啊……”想到了库洛姆的脸庞,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骸的语气带了些许惆怅。


“确实很像,就像你女儿。”


“…………………………………哈哈哈哈哈哈………………恭弥…………你…………”因为云雀吐出的令人意想不到的爆炸性发言让骸怀着复杂的心情喷笑了出来。


“笑的太过分了。”


“难………难道我是大叔吗?”


“不是说年龄什么的,只是感觉上你们的关系很像父女…………那女孩,看着你时的眼神……”


“kufufufu……这么说起来确实是这样呢,而现在看来,我也确实在不经意间把她当作孩子一样了吧。”


“…………”


“对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下,恭弥你就是妈妈了!”


“哈?”


“库洛姆的妈妈。”


“要我现在过去咬杀你么?”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说我是库洛姆的爸爸,那你就是妈妈呀。”骸很有兴致的说着。


因为云雀很特别的指摘,让骸第一次意识到他与库洛姆之间的牵绊可以用“父女”来形容,忽略掉云雀为何不用“兄妹”这一词的令人在意的地方,骸觉得稍微有点安心了。不仅仅是库洛姆的事,想到云雀也有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的周围,就不禁让他有了很大的满足感。


“去约会吧~就爸爸和妈妈,女儿的话下一次我会单独带她去的。”


“…………要是你再用这种称呼那明天的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那你答应了?”


“……………已经很晚了,我要挂电话了。”


“kufufufu………晚安,恭弥。”


“………………晚安………”


 


*             *               *                 *                *








天气很好,虽然有太阳,但因为被大朵大朵的白云遮住了,所以视野很亮但却不会让人感觉到过分的热气。


国道上的车辆不多,所以在限速的范围内提高了速度。过了下一个转弯就到达目的地了,原本安静的车内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啊~可以看到大海了~真想早一点到~”


“kufufufu,已经踩过油门了哦。”


坐在驾驶座上的爸爸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兴奋的女儿。


“安全最重要。”坐在女儿身边的妈妈则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云雀妈妈就喜欢操心,是吧?”把视线转回到路面,骸微笑道。


“可是云雀妈妈说的对,骸爸爸要听哦!”库洛姆睁着大眼睛竖起食指说。


“kufufufu,是是是。”


外面的景色不停的滑过车窗,渐渐的,远处的海面变的越来越清晰。


太阳依旧躲在云层中,蓝色的天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发觉是那么的淡,因为和深远的大海的色泽比起来,那就像是初生的元素所点缀的几笔墨迹。


骸去停车场停车,云雀带着迫不及待的库洛姆先行去了海岸。


“哇,好漂亮!”


在没有别人的沙滩上,库洛姆兴奋的张开双臂朝向大海奔跑。


风不是很大,海浪只是温柔的轻拍着岸边就退了回去,淹没库洛姆双脚的海水凉凉的让她觉得很舒服。


云雀眯起眼睛叹了口气,双手抱在胸前驻足在远处盯着开始捡贝壳的女儿。


“坐在这里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车里放置的野餐的东西准备好了,骸招呼着云雀过去。


“因为没什么阳光,所以没拿伞。”


骸说着丢了一罐饮料给对方,自己也打开了一罐。


云雀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又转眼直视开始堆沙子的库洛姆。


“休息日真好啊,库洛姆也很开心。”骸顺着云雀的视线望去感叹道。


“啊…………”云雀附和着。


虽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骸可以知道云雀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错,所以不禁露出了微笑。


“有什么好笑的?”感受到骸的目光,云雀皱起了眉。


“没什么。”


“说!”云雀的面容变得有点险恶。


“呀来呀来,我只是在想你这种不把感情表露在外的习惯,能看懂你心里在想些什么的也只有我和库洛姆了吧。”


“哼,少自以为是了。”云雀不屑地扭过头去。


“kufufufu………”知道这是对方害羞的表现,骸忍不住笑出了声。


“要我咬杀你么?”说着,双拐已经逼近了骸的颈项。


“哦呀哦呀~休息日还带着武器啊~”骸无奈的叹了口气拨开了面前的金属物。


风变大了,吹乱了云雀的前发,被骸凝视着的瞳孔中印出的正是对方的面容。


骸起身往云雀的身边靠近了点坐了下来,云雀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的打开了手中的饮料。


“恭弥……”


“嗯?”


“如果能常常这样出来就好了。”


“…………”


“库洛姆很会很高兴的。”


“你只是拿她来当借口的吧。”


“kufufufu……被发现了吗?”


“…………”不搭理他,云雀继续喝着饮料。


“呐,晚上回去要做吗?”


“噗——”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云雀因为被呛到了所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恭弥,不要——”


还没等骸说完,拐子已经抵上骸的脸颊。用另外一只手擦拭着嘴角,云雀怒视着对方说:“虽然我个人不在意什么气氛问题,但在这种情景下说出这番话来——”


“哦呀哦呀,你误会了。”


“什么?”


“我是说做小兔子点心的事。”


“小兔子点心?”


“怎么,库洛姆没和你说吗?”


“………………”


“她说学校里的朋友有带小兔子点心去吃,所以问能不能也帮她做。”


“…………”原来是这个意思,云雀因为自己想歪了而面颊变得有点红润。


“原来你这么想和我做啊。”


骸却自己把话锋转了回来。


“咬杀!!!”云雀因为自尊心的问题现在正极力控制着要暴走的情绪。


“kufufufu……对了,为什么库洛姆没有对你说呢?…………………………啊…………因为恭弥的料理很烂的原因么…………”


“……………………”听了骸一个人的自言自语,被紧绷的弦终于断裂了。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我的料理很烂!!——”


“哇!!云雀妈妈!!”


突然的叫声缓解了还将会继续紧张下去的两人之间的空气。远处,库洛姆一边喊着一边跑了过来。


“怎么了,库洛姆?”骸问道。


“刚才来的大浪把我堆好的沙子冲倒了。”库洛姆的表情有点难过。


于是两人同时望向了刚才库洛姆堆沙子的地方,现在残留的仅剩下一半看不出形状的沙堆。


云雀拍上了库洛姆的头露出了微笑说:“不要紧,一会儿转移到远一点的地方再堆一个。”


“云雀妈妈一起堆?”


“嗯。”


“太好了。”库洛姆抱住了云雀开始撒起娇来。


“哦呀,恭弥的笑容对库洛姆还真是一直都是大放送啊,对别人就那么吝啬。”


“那当然,库洛姆是我女儿。”


“那我也要一起抱抱。”骸指着抱在云雀胸前的库洛姆说道。


“………………”云雀眼神凶恶的望着骸,意思就是‘你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恭弥区别对待!”骸明显开始心情低落了。


“骸爸爸如果惹云雀妈妈生气是会被家暴的,所以我来代替云雀妈妈抱抱~”库洛姆说着扑进了骸的怀里。


“家……家暴?库洛姆,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词啊?”骸惊讶的问。


这时的云雀则是转到一边忍笑到肩膀都颤动的程度。


“班里的同学说了,像云雀妈妈欺负骸爸爸的行为就是家暴。”库洛姆天真的说着。


“噗…………”云雀少见的笑喷了出来。


骸一脸窘相的用手指扶了扶额头。


“那个……怎么说呢……总觉得很微妙的被误解了啊……”


现在的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骸不禁感叹。


“哎?不对吗?”库洛姆疑惑的问。


“…………库洛姆,那不是家暴哦,是你的云雀妈妈爱的表现。”


骸刚把这句话说出口就被云雀以肉眼看不到的动作给“家暴”了。


“好……好痛…………”


“呼……请不要对小孩子说这种扰乱风纪的话!”


这和风纪没有关系吧?骸抱着凤梨头上多出的大包吐槽道。


“库洛姆喜欢看云雀妈妈家暴~”


“………………”


“………………………………”


恶魔,女儿是个小恶魔啊!!!骸在心中哀嚎。


“为什么呢?”云雀不解的问。


“因为那时候的云雀妈妈和骸爸爸之间总有很幸福的感觉啊。”库洛姆微笑着答道。


女儿的这个发言不禁让两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啊,确实是如此吧………………


因为喜欢,才会想要满足对方的一切愿望,想要让对方高兴,才会尽量的去包容。


因为喜欢,才会被对方的一举一动所牵动,才会混乱,才会用强硬的行为掩盖害羞。


即使是在外人看来的暴力相向,也只有真正懂得的人才会感受到那份特殊的爱的气场吧。


“kufufufu…………”


“哈哈哈哈哈………………”


因为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让库洛姆疑惑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骸,你女儿都这么说了,下次我会尽情的‘家暴’哦”。说着云雀露出了战意般的微笑举起了双拐。


“…………不……那个……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还是希望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


“原来骸爸爸不喜欢啊?还以为骸爸爸是被虐狂呢。”


“噗………………”云雀刚刚才缓过来,现在又被这句话冲击着笑倒了。


“………………我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现在的小孩子到底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话!”骸无奈的叹了今天的第N次气。


“云雀妈妈,今天晚上我想和你睡。”


“不行!云雀妈妈今晚要和我——唔……”


还没等骸说完,云雀就用拐子封住了对方的嘴。


“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库洛姆,你已经长大了,要习惯一个人睡哦。”


“哎~~可是今天骸鹰(玩偶)送去清洗了啊,这样我会睡不着。”


“前天送去清洗的云豆今天已经拿回来了。”


“唔……那好吧,今晚我和云豆一起睡。”


“感谢你,云豆君!”骸在一边合十着感叹道。


“我肚子饿了,吃东西吧~~”


“库洛姆,先要过来洗手。………………还有那边的,即使如此今晚也不行!”


云雀冷冷看了一眼骸便转身和库洛姆一起享受之前准备好的美味便当了,而骸在这之后则是持续处在了情绪低落的状态。


 


潮水的声音随着高涨的浪花变得规律了起来,沙滩被冲刷的比之前越发的平整了,偶尔顺水推上岸的贝壳在光线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亮点。


聚坐在海岸边上的一家三口,现在正在热闹的享受他们难得的假日。


 


*   &;       *      &;      *      &;       * &p;       *



“啊,云雀桑?”


“骸呢?”


“哎?骸大人还在睡觉。”


“……………………”


开门迎接的库洛姆一脸茫然的看着云雀气愤的冲进了骸的房间。


因为拉着窗帘所以房间里很暗,骸裹在被子里睡的正熟。


“怎么了吗,云雀桑?”跟过来的库洛姆问。


“……………………”


用快要暴走的表情瞪着的床上的人的云雀突然听到了对方的梦呓声。


“云雀妈妈…………”


“………………………………………………”


瞬间,云雀好像听到了自己的筋爆裂的声音。


“…………云……云雀妈妈……是……什么?”库洛姆睁大了眼睛疑惑的自语道。从骸的嘴里冒出的这个词好像超出了库洛姆能够接受的范围,所以她只能呆呆的立在了原地。


“库洛姆,想去游乐园吗?”


“哎?”


“走吧,今天我带你去。”


“哈?”


“………………比起和这个扰乱风纪没有时间观念睡觉还胡思乱想的菠萝一起约会还不如和你去!”


说着,云雀就强行把库洛姆拖出了房间。


 


 


 


“迟……迟到啦!!!!!!——————”


夕阳斜射出了橘色的光影,树木在风中摇曳着……………一直睡到自然醒的骸发出了响彻全宅哀嚎。


果然,一家三口的温馨生活只可能在梦中才能见的到啊…………


 


(完)


 


————————————————————————————————


喷死,于是这篇小短篇与其说是骸对于一家三口的幻象还不如说是偶对于他们三个人的家庭幻想= =+啊~~本来就是偶的YY啊~~~也可以说是愿望吧~~(这就是那第二弹么?OTZ...)
    写这个的起因是这样地:最近凤梨被鸡精毁容后就和某种马一样被雪藏鸟,然后库洛姆女娃到是活蹦乱跳的让偶和哦气粉不爽,于是某天就聊起来了:
    偶:泪T T……俺家凤梨一直都不出来,她家女儿倒是出镜率极高啊……于是偶讨厌她女儿!
    哦气:打倒凤梨女儿哈……|||虽然她的凤梨头很萌……但是偶尊的八能接受啊……八能哈||
    中间省略一堆无意义地吐槽……………………
    偶:…………囧……蠢鸟蠢鸟!!!
    哦气:啥?
    偶:啊!!!于是偶豁然开朗了!!偶们尊地好蠢~~~你想啊!!偶们都自觉的喊库洛姆是凤梨她女儿了,那不就是女儿了!!于是凤梨是她爸,麻雀就是她妈啊!!多么美好的一家三口啊~~~~很好,这女娃太口耐鸟,长地尊像她爹娘~~
    哦气:……脑海里编织一家三口图……尊是相当的幸福哈~闪光~偶失态鸟……失态鸟~于是~好幸福呀,扭曲!
    ——所以,因为这一家三口的问题偶就开始无限YY中了……为了能满足自我地妄想之后就开始准备这篇小文~~纯粹就是罪恶的产物啊~~~
    另外对于把库洛姆幼齿化了也可以算是偶的恶趣味吧~~反正是做梦,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哈~~
    关于凤梨的性格问题,偶觉得偶已经很放过他了OTZ....之前也说过,偶认为凤梨是很温柔的人(要怪就怪天野妈在最初让凤梨把麻雀弄的太惨了= =)因为如果产生了牵绊的话凤梨一定会全心全意为对方着想的,樱花树下的初遇因为是开端,现在的凤梨应该已经和麻雀有着相当深的联系了啊(某X:联系啥联系!!!   某路:于是JQ就是联系= =+)。其实这个信念也被在小五上看到的一段话给更加的坚定了。前段时间星期五论坛坛庆的同人区的活动偶也有去参加,虽然是个伪的同人饭但是玩的很开心~~当时计分贴里关于某道题目展开了一段小小的吐槽,就是那个“你觉得和云雀最密切的金毛物种会是什么”中的猫头鹰选项~~囧……好吧,这题明显是DH党都选法拉利,6918党都选猫头鹰的OTZ...于是猫头鹰不得分(还是减分了?)的问题导致了一些反应,出题者的理由是说猫头鹰没有金色的OTZ.....其中看到的好像是某位版主的一句话让偶喷了好长时间,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即使云雀想要凤梨味的猫头鹰,69都会立马找来切好了装盘给他送上的~~尊的太经典了~~拍桌~~因为凤梨最后肯定也逃不过妻管严和家暴的结果啊,其实主要还是凤梨本质是很温柔地所以一定会听老婆话地= =+说到家暴……反正和麻雀有关的话家暴是必不可少的吧~~战斗狂在家里要憋到内伤的,所以势必得用家暴行为发泄= =+(MS偶说了很多要被抽打话~~kufufufu~~~)
    废话了那么多,能够把自己心心眼期待的家庭组合化为实体文章实在是太让偶激动鸟~~~女儿你继续出镜吧,有你的戏份你爹才有可能化冻啊~~~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