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路的腐聲花園♬
  •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年09月18日 (木) | 編集 |

     本人写文宗旨:写自己喜欢的CP的自己想要看的文给自己看~~= =+  


   


    今天的并盛中学校园内,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热闹,然而,却有那么一块地方总是与喧闹的校舍呈现着相反的情况。
    “呼——”
    天台上,一个人正靠在铁网边望着天空。把视线从静静漂浮的白云上移开后,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在这里可以看到学校的全貌,以风纪委员长的身份环视着这块土地,云雀恭弥始终贯彻着自己的信念,默默的保护着这里。
    一直都是一个人,但却从来没觉得过孤单,群聚不适合自己,只要能够只身做喜欢的事情,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随着几声清脆的鸟叫,云豆从外面飞了回来,落在了主人的肩上。每天这个时候,云雀都会带着云豆来天台散步,鸟儿是自由的生物,它们喜欢在天空翱翔,所以即使云豆很爱一直呆在云雀身边,主人也会特意让它飞上天空活动活动。
    校园里大家都在热情高涨的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从天台传来的视线。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事,云雀把外套向后展了展便离开了铁网边。
    就在他正准备打开天台的门时,一阵微风吹散了他的前发。云雀停住了动作。
    “你还真不嫌烦,这么想让我咬杀你吗?”收回伸出去的手,云雀转过身。
    就如雾气一般忽隐忽现的人,今天还是一样突然的就来到了云雀的这个专属栖息地。在微笑着的面容上,闪耀着“六”字的瞳孔中,现在映出的是对方一脸不爽的表情。
    “kufufufu……你最近都没有要和我战斗的意思不是么?”六道骸凝视着云雀上拉了嘴角。
    “那是当然的吧,之前用的是库洛姆的身体,战斗的话也根本没有意思。而更何况现在的你是用的幻术实体化。”云雀不屑的说道。
    “我的幻术实体可是不比实体差哦,你可以把我看做是真正的我的。”骸继续微笑着。
    “少开玩笑了,所以我才讨厌幻术师,这种玩弄虚伪和真实的行为不可原谅!”
    虽然听上去云雀加重了口气,但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那样的冰冷。而骸却根本不在意对方的怒气。
    “kufufufu……你真的很可爱呐,恭弥,如果有一天能够从本质消除你现在这样的愤怒的话,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愿意去尝试哦。”骸加深了笑容,慢慢向前方走去。
    “我警告过你不许直呼我的名字!惹恼了我的话不管你是幻象还是什么我都会毫不留情的咬杀!”
    “你不会去推翻自己之前的决意的,所以你不会和现在的我战斗,我很清楚。”
    对于骸自信的发言,云雀只是皱了下眉,没有说任何反驳的话语。但是在无变化的表情之下,却有什么东西开始浮出水面。
    那是什么呢?……云雀没有要继续探寻的意思,在回过神来的时候,骸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今天又想干什么?”云雀没有移步。
    “什么也不干,就是来见见你。和以前一样。”
    “……那么见过了吧,我要下去了。”云雀机械的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但是手臂却被身后的人抓住了。
    云雀皱了下眉,亮出双拐打开了那只手。
    “虽然说不想和现在的你战斗,但是如果你得寸进尺的话我也会马上让你从这里消失的!”云雀说完便开门走下了楼梯。
    被留在原地的骸凝视着他的背影苦笑了出来。
    “我还会再来的,恭弥……”
    犹如一阵雾般消散……天台上,只剩下被吹落过来的几片树叶还在地上打着旋转。
    
                     *          *           *            *           
;
    
    曜的那片地区在这两年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从外面看来是废墟场,但进入之后,已经被库洛姆一群人整理过的屋子因为能够很好的生活所以作为他们的根据地一直用到了现在。
    犬和千种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听库洛姆的话从外面买来了食材,现在他们正坐在一起玩着游戏,而库洛姆则准备着晚饭。
    千种望了一眼时间自语到:“……差不多了吧。”
    正打在兴头上的犬点点头,如果和往常一样的话,他们的首领很快就会回来了。
    不出所料——
    “我回来了,怎么,你们又在玩游戏?”骸慢慢走进了屋中。
    “骸大人,晚饭马上就好,请再等一下。”厨房中传出了库洛姆的声音。
    犬看见千种的示意放下了游戏手柄。
    “骸,你今天又在特定时间内被回来啦?”犬没神经的发言立即招来了千种的白眼。
    “kufufufu……没办法,恭弥太强势了嘛”丝毫没对犬的说法在意的骸脱下外套。
    “我说骸啊,你干嘛老对那个男人那么纠缠啊,他不是被你打败了嘛,那种冰山不要和他来往啦。”犬有点愤愤的说着。
    “你们根本就不懂不要乱下定义啦,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端出盘子的库洛姆一边把东西放在桌上一边对犬说道。
    “爱……爱情?啥?这是啥意思?你这丫头在胡说什么啊!!!没头没脑的!!”犬被库洛姆的爆炸性发言弄的一头雾水,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而听到库洛姆的话的千种则是咳嗽了一下推了推眼镜别开了脸孔。
    “kufufufu……库洛姆,你可不要把单纯的犬给吓到了。”骸笑着坐到了桌边。
    “犬不是单纯,是迟钝而已……”千种正经的更正着入了座。
    “千种,你知道什么的吧?难道你们有事情瞒着我?快说!!死丫头!!”比刚才更加激动的犬站在一边大叫起来。
    而另外三个人完全不理会他只是笑着吃着饭。
    “不要无视我啊!!!”
    “kufufufu……犬,你再不来吃就没有了哦!”
    “唔…………”
    对于宠物还是饲料更加有诱惑力,犬一声不吭的就开始进食了。
    “库洛姆,真是麻烦你了,虽然现在是不是实体根本不需要吃饭的,不过果然还是很喜欢你做的东西啊。”
    “呵呵,能得到骸大人的称赞真是太好了。骸大人的实体化其实和实体没什么区别嘛,都是骸大人啊。”库洛姆微笑着望着骸说道。
    “没区别么……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啊……”骸苦笑着,表情蒙上了一丝阴霾。见到这样表情的骸,库洛姆不禁吓了一跳。
    “果然是那么的不顺利吗?云雀先生那里?”
    “kufufufu……你不用担心,有挑战性的东西才更有意思啊。”说着的骸的眼中闪出了光芒。
   
   
    天空中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给原本清朗的面容掩盖了一层阴影。
    又失眠了。只要那个人来见他,当天晚上便会失眠。
    云雀起身倒了一杯水,从云中透出来的月光照射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水面荡漾开了银色,深邃……飘渺……好像被吸引住一样,云雀只是静静的看着杯子里的液体。
    为什么睡不着呢?…………因为一闭上眼睛脑中就会出现那个人的身影。在别人面前好像假面一样的笑容却在自己面前变成了真正的微笑,而一贯冷冷的眼神在面对自己时更是犹如阳光般炙热到快要不能和他对视的程度。那个人在想什么自己不清楚,但自己的想法却简单的就被他看穿了。这种情况让心里有说不出的烦躁。
    云雀叹了口气,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但即使如此还是不能去除喉咙中干涩的感觉。
    “嘁。”
    云雀皱了皱眉,走到床边坐下。转过脸看向窗外,那无拘无束自由飘荡的云就是自己的象征。谁都没办法束缚住自己,永远都将是一个人……可是,这样的想法,在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正在被某种事物所瓦解……
    六道骸……这个男人在心中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一切。就好像雾,似乎看的见却什么都触摸不到,然而渐渐的把自己包围在了他的圈子里……被雾气吞噬。
    突然的就出现,突然的消失,不知道是自己开始神经质还是已经习以为常,总会不自主的感觉到他就在身边,然后,便会去寻找他的踪迹。以前打败过自己的男人,自己想要打败的男人,现在以幻象的状态围绕在他的周围。时不时的来见他,说些惹恼他话。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和现在的他战斗。本以为是讨厌非实体的骸,但渐渐的,在一点一点的发觉到真正的原因时……
    思绪停住了,是云雀熄灭了继续探寻的火光,即使在那个人每次到来后那火光都会重新点燃,他都要再次去熄灭,因为,本能的感觉到,如果继续想下去,一定会出现可怕的结果,所以,他拒绝了……
    这样就可以了……等那个男人可以成为对手的时候……咬杀他……
    
     *          *           *            *            *            *             


     
     前几天都还是晴天的,今天就下起了小雨,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了灰暗的色调中,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即使是休息日,云雀也不喜欢出去,下雨的话就更不想了,所以一直呆在家里。早上接到了REBORN的邀请信,说是家族的人一起聚会。云雀看过后依旧是直接把信送进了垃圾桶里。REBORN是邀了全部的成员,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一定不会去,对于那多此一举的行为云雀不禁苦笑了。那个婴儿很有意思,想要和他战斗。这是他一直对强者所抱有的意识,但是,现在却有一个人的扭曲了……对他的……扭曲了……
     云雀坐在沙发上,低下了头,前发垂了下来遮住了面容。
     雨声透过窗户传了进来,无规律的杂音般,敲击着心灵深处。
     突然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在这个雨天……
     撑起了伞,漫步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湿气,雨的气息……就那样走着,没有目的,仅凭着感觉。路边的店家多数都关上了门,灰色的景象,泥水偶尔溅起,弄脏了裤脚。
     视线游弋,脑中昏昏沉沉的,待等注意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曜的外围。心里像有什么“咯噔”了一下,连自己都感到震惊,居然无意识的跑到了那个人的领地,云雀紧锁了眉头立刻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kufufufu……”
     那个男人在后面笑了,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他是发觉了云雀的到来,所以出现在了这里。
     “不进来么?”
     “……没必要,况且我本不是想到这里来的。”云雀没有回过身。
    “不想来却来了,我可以对此产生一些期待吗?”骸依旧微笑着,即便前面的人看不见。
    “不要再产生你那无聊的想法了,我只是想告诉你,等你回复后,我会咬杀你的。”
    说着这话的云雀的嘴唇有了些许颤抖。他真的是来说这些话的吗?这只是随意的借口吧……为什么要说借口?…………不能再继续思考下去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在被他的雾包围前……
    迈出去的腿像被灌了铅一般沉重,但是,必须要走。不能停驻……
   
    那个人在这一年里持续来找他,即使大多只相见几分钟。
    「kufufufu……还是不想和我战斗吗?」
    「我说过很多次了,无须再重复。」
    「恭弥……」
    「谁同意你直呼我的名字的!」
    「你还是老样子啊。」
    「…………」
    一直都是那样,每次都重复着相似的对话,这种无意义的对话。
    「我从来没有想过加入手党。你也是一样吧。」
    「我讨厌群聚。」
    「我看中的是纲的身体。」
    「……他是我的目标。」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要你的身体。」
    「……有本事就来拿吧!」
    那个时候所说的话云雀现在回想起来只是感觉到无比的烦躁。六道骸所要的是强者的身体,所以他一直来见自己的目的也仅此而已。而自己是想要战胜他,所以接受了挑衅。但是,现在越来越奇怪了,到底是六道骸变了,还是名叫云雀恭弥的人变了呢……
    ……害怕去寻找答案……
    
     不知道走了多久,发现头脑越发的不清晰了,视线也有点模糊,突然,一阵呕吐感涌上,云雀立刻用手捂住了嘴……无暇顾及的伞掉落在身边,因为难受而单膝跪地,平息着不舒适的感觉。
     雨变大了,砸在身上的雨点让皮肤微微有些疼痛,但是冰凉凉的很舒服。
     头好晕……
     意识到身体的热度时已经迟了,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而心里的烦躁却在急剧上升。
     为什么会如此的狼狈,为什么会如此的焦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呼了一口气,云雀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中。
     “!”
     突然,落下的雨被什么挡住了。撑在自己上方的是刚才掉落的伞,而伞外的人已经全部湿透了。
     狡猾的人……这样的话,便无法再逃离了。
     视线在被抱起的一瞬间变成了暗。
    
    
     怀中的人沉沉地睡了过去,那张脸一反冰冷的正微微发着热,脸颊红着,连吐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骸用手覆上了刘海遮盖下的额头,那里的温度更加的高。打伞的话根本没办法抱着云雀走路,所以他用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云雀的身上后便立刻奔向他的家。
     等一切都安排好后已经是晚上了,云雀躺在床上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但是高烧已经退去不少。坐在床边的骸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熟睡的人。
     “即使是再强的人生病了也还是一样脆弱啊。”
     被自己看到这幅模样的云雀在醒来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想到这里骸不禁笑了出来。能够看到云雀这一面的只有自己吧。
     想要成为他特别的人,但是,却用了错误的表达方式与方法。云雀是战斗狂,所以如果不用战斗的借口,他们将没有任何交点。即使只是用这个牵制住他也好,只要在他心中还有六道骸的存在,那么就足够了。想要的东西如果再怎么强求都得不到的话,就努力让自己成为抹消不掉的印记刻在他的心里。所以,若是齿轮停住转动,那么就战斗吧,来把自己当成对手,用心去牢牢记住自己。一遍一遍的呼唤“恭弥”,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把自己的存在烙印在他的脑中,即使以后云和雾不再相遇,也不想他忘记自己。
     云雀恭弥是云之守护者,确切的说他就是云,肆意漂泊,不喜群聚,骸知道,想要束缚住眼前的人很难,就是因为太了解他,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道路。
     那么,云雀呢?现在的他,又是怎样的想法呢?
     看着呼吸均的没有防备的他,自己现在就已经感觉到满足了,那么,如果终于有一天还是被他完全厌恶了呢?
     “那时候……就被你咬杀吧……”
    
     清晨的雾气很重,但是应该在自己身边的雾却没有留下一点踪影。是梦吗?昨天的一切都是梦吗?头还有点晕,记忆也很模糊了,想要回忆起来却好像被阻隔了一样。就像雾的魔法,朦胧的若隐若现却没有实体。
     支起身体,头上有还微湿的毛巾,床边的椅子歪斜的放着,桌子上的水剩了一点点。
     不是梦啊…………
     但是…………
     昨天发烧就那么倒下了,是被六道骸带了回来还照顾了一个晚上吧。这么想着的云雀觉得丢脸的捂住了头,但,心里却涌出了另外一份感觉。
     一向身体很好的他居然会发烧,大概就是最近几天晚上失眠还站在阳台吹风所致吧。也就是说罪魁祸首是那个人。但是如果跑去对他抱怨「就是你一天到晚跑来见我让我睡不着觉,最后晚上吹风着凉发烧」这种话的话,那自己也可以直接被自己咬杀了。
     “哈哈哈哈……”没来由的突然觉得很有趣,就那样坐在床上笑了起来的云雀最后呼了口气。
     “该把一切都解决一下了。”
     重新抬起头,眼中浮现出了决意。
     拖延和逃避不符合云雀恭弥的性格,所以,等着吧,六道骸……
    
     *          *           *            *            *            *                  
     
     “话说,最近骸是不是有点奇怪?”犬避过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骸小声问旁边的千种。
     “奇怪?哪里奇怪了?”千种不解。
     “那个啊,就是那个!”犬用眼睛偷瞄了下骸。
     “所以说哪个啊?”千种一脸茫然。
     “就是骸没再去找那个云雀恭弥啊!”犬解释道。
     “……没去有什么好奇怪的?以前不是也有一阵子没去么?骸又不是跟踪狂。”千种推推眼镜说。
     “是么,不奇怪么?不过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怎么说呢,是闷闷不乐吧。”犬一脸认真的说。
     “………………”千种思索着没有答话。
     “你难道没看出来?”犬问。
     “确实是有一点,不过骸也有自己烦恼的事情吧。”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这里说什么呢?”库洛姆从身后探出头来问,不过这一行动让聚精会神讨论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哇啊!!死丫头你想吓死人啊!!”
     “犬你声音太大了!”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你知道么骸大人?”
     “kufufufu……谁知道呢~~”
     “骸!!!唔……”犬发现骸正笑着看向这边,于是立刻闭上了嘴和千种使了眼色。
     库洛姆无视了两人的狼狈,径直走到骸身边问道:“骸大人,最近好像很没精神啊?”
     “唔……这死丫头问的还真直接”犬闷闷吐槽。
     “是吗?库洛姆,你这么认为吗?”
     “恩,因为骸大人的感情我可以直接感受到的啊”库洛姆把手覆在胸口说。
     “…………”
     “是和那个人有关么?”
     “那个人是谁啊?”犬小声问千种,而千种只是别过脸推了推眼镜。
     “不用担心的,库洛姆。”
     “但是,最近不是都没去找他么——”
     “因为他生病了啊,所以不想去打扰他。”
     “哎???!!!那个鬼一样的风纪委员长居然会生病?”犬从对话中听出了端倪,对于骸的发言大吃了一惊。
     “kufufufu……人都会生病的啊,话说如果你刚才的话被他听到一定会生气的哦,犬。”
     “抱歉,我已经听到了。”
     “哇!!!”
     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众人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被他们所谈论的本尊。
     “没想到你那么多嘴啊,居然到处宣扬。”云雀对于骸刚才的言语感到不快。
     “kufufufu……我不认为告诉别人你生病有什么不好啊,至少不会被认为是鬼一样的人了吧?”
     听了骸的话犬立刻紧张的看向云雀,而云雀则始终凝视着骸,根本没有在意犬他们。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托你的福。”
     “kufufufu……那就好。”骸微笑着说。
     “今天你怎么会来这里?”
     “………………”被问到了中心,云雀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那么沉默在了原地。
     “那个……犬,千种,我发现食材都用完了,一起出去多买一点吧。”库洛姆突然出声建议道。
     “哈?为何要我去?”犬不愿意。
     “走吧,你再呆在这里小心被咬杀。”千种拉住犬就往外拖。
     “喂,咬杀就咬杀谁怕谁啊………………”
    
     在三个人都出门后,云雀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空气中弥漫着沉默,骸保持着微笑等待着面前的人开口。
     能够听到时钟的声音在滴答滴答的走着,时间即随着流逝而去……
     要说些什么呢?之前想好的话语在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便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在平静的面孔下,是慢慢涌上来的悸动,为了不让面前的人发现,所以才如此僵硬的对峙着。
     但是,既然来了,就没有想要回头的意思。推翻自己之前的决定,在能够得到答案的有限时间内,必须作出决断。
     “我是来收回我之前的话的。”云雀看向骸的眼睛。
     “嚯?”骸饶有趣味的上拉了嘴角。
     “果然我没办法等到你的本体。不,确切的说我不知道你的本体还会不会出现。”
     “kufufufu……恭弥,你这种说法是在诅咒我么?”
     “今天我要来咬杀你!”说着云雀拿出了双拐摆出了战斗的动作。
     “kufufufu……我很高兴啊,你能够有这样的觉悟。”瞬间,骸的手中出现了三叉戟。
     “如果今天你能赢过我,这个身体就给你了,用你那自傲的幻术。”
     “……”没有预料到云雀会说出如此爆炸性的发言,骸惊愕了。
     “把一切了结了吧。”
     “……kufufufu……既然如此——”
     两人的视线都同时变得凛冽,杀气随着动作在瞬间爆发。
     无论心中隐藏了什么样的感情,在战斗中都是不需要的。这是对战斗,也是对对手的尊重。去用心体会战斗的快感吧,不管结果将会如何。
     云与雾的斗争,犹如暴风雨来袭般,卷起了尘土翻滚了海浪。竭尽全力的想要赢过对方,只是单纯的战意使然,但,其实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得到答案,不是由智慧与思考决定,而是全部交给行动。如果战斗是纯粹的享受,那么就无需再顾及,不去考虑后悔的因素,让能力去引出终结。
     (那个人赢了的话,想要操纵我的身体还是杀死自己都随便,我已经无法和以前一样因为失败而更加想要去战胜他了,那种欲望已经被什么所吞噬,所以,无法依照我的意志去左右了。)
     (他已经决定在这里就结束一切了吗?已经厌倦与我的周旋等待了吗?那么,若无法赢过他的话,就把自己的失败永远刻在他的生命中吧……但是……)
     六道轮回,一直以来都是为了自己,现在,却是为了那个人而必须从地狱回来。
     雾之守护者与云之守护者,各自在心中作出了决定……
     杀戮之影如电光般闪烁,像耀眼的繁星,武器的最终交集所发出的鸣叫就是完结的钟声。
    
     飞扬的尘隙中,慢慢显现出了清晰景象。
     “唔……咳……咳咳……”口中迸发的鲜血沾染了身边人的衣袖。
     骸抱住了倒在自己怀里的人,眼中是无尽的茫然。
     “咳……你为什么要停手?”云雀喘着气抬起了眼睛。
     这样的景象不禁让人想起了第一次的相遇,那眼神……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你……身体根本就没恢复,硬撑着这种虚弱的身体,是来送死的吗?”骸虽然是平常的语气,但其中却透出了不能违抗的严厉。
     “战斗和身体状况没关系,如果还考虑什么外界因素那根本是小孩子的游戏。”云雀擦拭了下嘴边的血迹。
     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六道骸居然避免了最大的伤害,现在还如此的担心自己,云雀脑中开始变的混乱……
     “六道骸,你赢了,这个身体随便你处置。”因为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云雀只能维持着被骸抱住的状态支撑着上身。
     “kufufufu……你居然会承认这种结果?”
     “不要让我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云雀一反常态的开始显得烦躁。
     ………………齿轮,开始转动了……
     “可以问你一件事吗?”骸望着云雀。
     “什么?”
     “你讨厌我么?”
     ……已经……再也无法阻止了……
     “……………………啊……我最讨厌幻术师了……”
     “是么……kufufufu……”
     “但是……有一个是例外……现在……”
     ………………原来,这就是答案么………………
     “kufufufu……我喜欢你哦,恭弥……”
     “………………咬杀…………”
    
     *          *           *            *            *            *             


     
     虽然想和那天一样抱着云雀回家,但上次他昏迷着而这次是清醒的,所以被双拐逼于脖颈边的情况下,骸只好妥协,搀扶着云雀到达了他的住所。
     在战斗中被撕破和沾上血迹的衣服被换了下来,伤口也消毒包扎过后,骸让云雀躺回到了床上。
     “我根本不需要休息!”云雀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彭格列家族最强的守护者这么简单就输给了我,只能说明你的身体虚弱到了何种程度了!”骸不理会云雀,把他按回了床铺。
     “呼,你原来这么爱操心?”
     “kufufufu……不是什么人都能让我为他操心的。”骸笑着抚上了云雀的头发。
     那真的是骸发自内心的笑,看上去好舒服,云雀不禁凝视着出了神。
     为了不让骸发现自己心中的动摇,云雀把视线转向了天花板。
     “恭弥,你其实是故意用这种身体来和我战斗的吧?因为即使使出了全力,一定也是我胜利。”
     “少自以为是了……”
     “kufufufu……你就是这么嘴硬啊,不过,真的很可爱。”
     笑着的骸俯身吻上了对方的嘴唇,因为过于出乎意料所以云雀没有反应过来,就那么僵直了身体。
     “!!要我立刻咬杀你吗?”被解放的唇齿立即吐出了严厉的话语。
     “kufufufu……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体现在是我的,所以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唔……”
     这个是之前许下的承诺,却在这种时候让自己哑口无言了,云雀不禁后悔了起来。
     本来以为骸是想要附生到自己的身上操纵自己,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状况?
     到底是什么时候因为喜欢上他而开始变的无法冷静面对了呢?在战斗中,终于脑袋变的清醒了,在得到答案的一瞬间,觉得即使是死在骸的手里也无妨,如果骸被自己咬杀的话,现在的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无法去想象,不过,心里的想法和嘴上说的是可以不一样的……
     “恭弥……”
     “恩?”
     “我一直只是想用战斗来引起你的注意,即使奢望更多,也不一定会实现。”
     “…………”
     “这只是一场梦罢了。晚安……”云雀露出了微笑转过了身。
     “kufufufu……这是醒不过来的梦啊……”骸用身体覆上了云雀的脊背。
     “我喜欢恭弥哦,比起这六道中的一切……都要喜欢……”
     “…………咬杀……”
     “然后呢?”
     “……喜欢……”
     “kufufufu……”
    
     孤高的浮云,只身漂泊,现在却被束缚住了……
     被包裹在了雾中的云,浓重而深厚…………


(正篇完)


——————————————————————————————————


之后还有个番外的SP(聪明地都能猜到那是虾米类型地内容= =+OTZ....)……于是怕被河蟹就不贴上来鸟|||如果有兴趣的完整版的在这里=》匿名提取文件连接http://pickup.mofile.com/0330441980532447(密码:4个数字~~骸云的CP数字啊~~~不知道的咬杀轮回!!!)


囧…………于是偶圆满了OTZ....俺地6918啊~~~m- -m俺对不起委员长|||最后差点写成小媳妇了|||人家是女王傲娇受啊~~~


(拜托大家54错别字吧~~~OTZ....)


于是很多人在论坛里头都误解了凤梨了,凤梨其实就是很温柔的人啊!!!因为认为凤梨很冷酷残忍而爬墙DH让种马宠着麻雀让偶粉伤心啊~~人家凤梨一点都不残酷啊~~于是就写了这篇OTZ...同人文企划第二弹正在龟速进行中…………请等待预告放出(真的会有第二弹么?= =)


如需转载请M偶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