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路的腐聲花園♬
  • 07«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9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年12月05日 (金) | 編集 |

愿泡沫能够传达给——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呼………………………………
    水泡发出规律的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成串的开始上浮,本该是透明光亮的泡沫,在那里,却只能被融进无限的暗。摇摇摆摆的在水中出生,然后瞬间像要挣脱般逃离了这任何事物都不想驻留的地方,朝向水面,朝向远方…………游离………………
    在这阴暗冰冷的虚无世界的中心,有一个人被无情的锁链禁锢着。
    他是水牢里的囚犯……
    全身都被特殊的装置包裹着,右眼也被控制住,唯一暴露在外的只有鼻梁上方的部位。
    他像一只色的蚕茧般,静静的,固定在这流淌着憎恶与惩罚的深水中。
    沉重的暗阻绝了与外界所有的联系,冰冷的液体夺取了空间中的一切温度。
    头发像水草一样散乱的飘荡着,毫无生气的脸上,那无法睁开的左眼紧阖着。
    在这里,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被暗笼罩的犹如真空一般的这个水牢,就是另一个地狱。
    泡沫又一轮的上浮了,发出了“咕嘟咕嘟咕嘟”的声响。能够感觉到这声音,却已经不知道是仅存于脑海中的思维习惯还是只是单纯的幻觉罢了。即使全身的感觉器官都被限制,但唯一确定的是,脑中的意识还残留着,灵

   
    魂,还依附着。可以进行思考……所以,拼命的不想让人忘记已经算是消失了的自己,所以,恰巧遇到了她,所以,让她(和自己)去见他,所以,决定让思念逃出这里。
    被关进这水牢后,唯一放不下的,唯一不停的在脑海中盘旋的,就只有那个人的事,那个人的眼睛,那个人的话语。
    「咬杀你哦!」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如此自信的家伙,如此让人有兴趣的家伙,如此让人怜爱的……
    仅仅是为了去见他,即使是勉强自己也要实体化,无论如何,都想让他不会忘记自己。因为,被关在暗无天日的水牢中意味着在有他的世界里,已经不容许自己的存在了。所以,身体无法离开这牢笼的话,就让灵魂到达他的身边。
    去见他,去惹恼他,去拥抱他,去绑住他,去吻他。全部,让他的全部都成为自己的……
    自从被默许停留在他的领地后,自己就不再会感到空虚了,水牢里的任何考验也都可以不去在意了,因为有他。
    然后,就那么过了10年。
    在极限的范围内让精神与身体重复的分离又结合,每当意识回到阴暗寂静的空壳后,就会期待着下一次的相见。
    「喂,你很烦啊,怎么又来了?」
    想听到他开口的这第一句话。
    「……」
    喜欢看他被自己激怒到不做声时的表情。
    「……喜欢……」
    沉迷于他被半强迫时吐出的告白。
    也许是过于习惯这和平又温馨的生活了吧,当10年后的世界开始动荡时,自己也不能再享受这份安逸了。米鲁菲欧雷,它的存在会扰乱到和他的生活,所以,作出了决定。
    那天,依旧是静静的出现在了和室里,看见他正穿着浴衣端坐在榻榻米的软垫上,从背后分辨不出在做什么,但是,只是就这么看着他,就会有从前未曾感受过的暖流滑过心间。
    自己是深爱着面前的人的。
    10年前还根本不认为自己会爱上什么人,因为就连爱人的方法都不了解。是他,同样也在“爱”这个字之外徘徊的这个人让自己找寻到了一直得不出的答案。
    慢慢的走过去,刻意的没有隐藏气息,所以他应该早已察觉到了吧,但却还是保持正坐的姿势没有任何的回应。
    真是个倔强的人啊……
    这么苦笑着,便上前紧紧的拥抱住了那有着熟悉触感的身躯。
    把头靠在他的颈项边,贴上自己的唇,顺着肌肤移动着,刻上了亲吻,那是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印记。
    感觉到他稍微绷紧了身体,透过浴衣传递过来的体温也微微上升,感受到对方胸中的鼓动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加快了速度,同时,也带动了自己的心脏。
    怀里的人始终没有回过头来……
    …………下意识的加重了力道。
    更加,更加紧紧的拥抱着他。
    他好像有点难受,却还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语,任凭自己的手臂把他牢牢的禁锢住,就像要用身体吞噬掉一样。
    好喜欢,好喜欢面前的人……所以想一直这样下去,想要永远不放开他。
    侧耳倾听他的呼吸声,平稳中带着些许急促,知道他在逞强后不禁上扬了嘴角。
    用左手慢慢地转过他的下巴顺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轻柔的包裹住对方的唇齿,用舌尖探寻着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想要就这样融化他的全部。
    然后,因为突然看见的事物让自己喷笑了出来,所以被迫的放开了那甘甜的唇瓣。
    「你笑什么?」对方显然有点不高兴,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
    「哦呀哦呀,你接吻的时候居然睁着眼睛啊,而且表情也很有意思。」
    说出实际的感想后,他果然更加的生气了。
    「你不是也睁着眼睛么!」
    对方瞳孔中闪烁的光点让自己想起了10年前。那天,他也是用这种眼神盯着自己,露出不服输的表情,然后,自己便迷上了那双瞳眸。
    现在,自己依旧沉醉于那视线中,沉醉于被自己所爱的这个人的眼神里。
    眼前的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自己,好像要说什么却又一直没开口。
    然后,再次吻上了那双唇。
    柔软的舌互相缠绕着,贪婪的舔舐着对方的上腭,犹如要剥夺他的呼吸一样吮吸着,激烈到无法松开。
    这次,他闭上了双眼,但是,自己却还是维持着凝视他的状态,就连一秒钟都不想让他逃出视线。
    深深的,深深的映入颜色迥异的双眸中,牢牢的,牢牢的刻进脑海里。
    他的样子,他的温度,他的触感,他的全部……
    如果时间能够在这一刻停止该有多好……
    紧紧拥抱的双臂被意志强硬的松开了,站起身来,束在身后的长发滑过了他的肩部。
    站定在他的面前,露出了一个微笑,看见他产生了少许的疑惑。
    「我要去米鲁菲欧雷。」
    说出来的瞬间便看到他眼中闪现出的诧异。
    突然好想吻住那双眼睛…………但,终究还是按捺住了这份冲动。等回来后,就完成这小小的心愿吧。
    等着我,任务完成后,就立刻来找你……
    所以,在那之前,等着我……
    心里默念着未说出口的话语凝视着面前的人,他依旧面无表情。但,自己已经很清楚他所想的事了。
    所以…………我们下次再见…………
    转过身,迈出的步子没有任何犹豫,带着他的气息,化作雾气消失……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是水的声音,泡沫的声音。
    无法睁开双眼,无法活动身体,深水中,那是一具空壳,像色的茧一样,被无尽的暗锁在没有轮回的世界里,无法逃离。
    空壳感觉不到寒冷,也感受不到疼痛,空壳,无法去思念……
    深渊一般,地狱一般,空壳无法找回“自己”,因为“自己”消失了,也许,在遥远的未来,空壳能挣脱束缚,再次迎来灵魂,但是现在,空壳只是一具空壳,什么都没有,冰冷的,日日夜夜被水侵蚀着。
    


    十年又三年………………
    漫长到能够忘却一切。
    漫长到能够抹消掉全部曾经残留的温存。
    漫长到所有刻下的印记都可能已不复存在。
    漫长到……连仅能呼吸的空壳…………都学会了想念…………
   
    色的,伤痕累累的空壳,像茧一样…………可是,却无法获得最终的羽化…………
   
   
    有什么融进了深水里,和暗相反的颜色。本不该维持那个姿态出现的晶莹碎片。
    「呐,下雪了。」
    「啊,下次,一起看雪景吧。」
    「嗯……」
    曾经说过的话语已经无法在空洞的脑海中浮现了。那是和谁的约定也无法再思考出来了,没有了灵魂的空壳中,如今,唯一封存下来的,只有因为反复呢喃和反复思考而凝结出的一句话。
   
    ………………咕嘟………………咕嘟………………
   
    成串的水泡不知是第几万次上浮了,它们丢下了空壳,逃离了这里。
   
    ……………………咕嘟咕嘟咕嘟……………………
   
    如果可以的话,即使是化作泡沫的碎片也想要传达……………………
   
    所以…………………………
   
    …………………………咕嘟咕嘟咕嘟…………………………
   
    帮我把这句话带给那个人吧…………
   
    ………………………………………………
   
    恭弥…………………………
   
    ……………………我爱你啊……………………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慢慢的穿越阴暗牢笼,静静上浮到水面的泡沫们,就在一瞬间,化作了一圈圈思念的涟漪。
   
   
(完)
   
   
    ————————————————————FT分割线———————————————————
    天气好冷OTZ……于是偶是低产低质欠抽地囧路。本来最近都很忙根本米有写文地打算(即使是袖珍文俺也不打算写啊掀桌!!)但是之前把镇宅本看掉了(抽打俺自己,这个耐不住性子地囧人!)然后心情复杂,俺要找发泄口啊!!(啊,俺写文地本质动机被暴露了= =+)
    下面是关于这次内容地想法,咳,抽打俺吧,俺知道这篇很囧……能看出来是和上一篇《化雪的思念》对称式的东西吧= =|||同样的设定,同样的时间,只是从6918两人各自的角度来写的,所以在想内容方面偷懒了很多= =|||(大亲友偶知道内一定会郁闷地= =+)上一篇对于和室里没有多少描写,这次则是多了点,不是BUG哈~因为俺想对于18的话那段KISS势必会直接54掉吧OTZ...但对于69则就是向别人显示所有物的证明啊~~(好吧偶承认偶只是手滑了不小心添上去的OTZ....差点被这段KISS搅乱了整体的氛围)
    上次《化雪》是听着东方神起的《Love in the ice》凑出来的,这次是循环KAT-TUN的《White X'mas》写的,所以如果能听着这首歌作BGM来看的话就能感受到俺当时的心境了吧T T(谁会看内写的东西啊= =|||)
    这次有几句台词是借用了アリキ大人本子里的话,因为大人的本子就是让俺写这东西原因啊,那张水牢里的骸太让人心疼了,所以既然如此骸内就在俺文里更加惨烈吧=V=~(俺是后妈么= =|||)
    结尾还是开放式,天知道69现在被天野妈塞进哪个下水道里去了~(俺已经内伤到如此自雷蛋腚的状态了= =+)
    最后——
    为何俺每次的FT都比文章还长啊混蛋!!!(P.S.上帝啊,アリキ大神内一个劲的出再录本干哈?你尊准备以后只画骸受啦?俺地6918啊T T……这难道就是偶一直嘲笑DH党以后米LAS看的报应么OTZ……)
 


恩?突然发现最后连“六道骸”的名字都米出现啊囧= =|||OTZ……(既然那么多人都说那咕嘟的很郁闷偶把咕嘟改少了点= =|||于是为何水泡要是“咕嘟”声啊混蛋!!!)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