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路的腐聲花園♬
  •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年12月05日 (金) | 編集 |

愿泡沫能够传达给——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呼………………………………
    水泡发出规律的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成串的开始上浮,本该是透明光亮的泡沫,在那里,却只能被融进无限的暗。摇摇摆摆的在水中出生,然后瞬间像要挣脱般逃离了这任何事物都不想驻留的地方,朝向水面,朝向远方…………游离………………
    在这阴暗冰冷的虚无世界的中心,有一个人被无情的锁链禁锢着。
    他是水牢里的囚犯……
    全身都被特殊的装置包裹着,右眼也被控制住,唯一暴露在外的只有鼻梁上方的部位。
    他像一只色的蚕茧般,静静的,固定在这流淌着憎恶与惩罚的深水中。
    沉重的暗阻绝了与外界所有的联系,冰冷的液体夺取了空间中的一切温度。
    头发像水草一样散乱的飘荡着,毫无生气的脸上,那无法睁开的左眼紧阖着。
    在这里,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被暗笼罩的犹如真空一般的这个水牢,就是另一个地狱。
    泡沫又一轮的上浮了,发出了“咕嘟咕嘟咕嘟”的声响。能够感觉到这声音,却已经不知道是仅存于脑海中的思维习惯还是只是单纯的幻觉罢了。即使全身的感觉器官都被限制,但唯一确定的是,脑中的意识还残留着,灵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READ MORE...]
2008年11月10日 (月) | 編集 |
    

化雪的思念


 


雪……纯洁的白色……晶莹剔透……仰头望去,星星零零的,凝聚在了无焦点的视线中………


啊…………


为何会觉得像是樱花在飞舞呢?明明是呈现规律放射状的白色,明明不是随风飘扬的淡粉…


缓缓的几片沾在了脸颊上,被体温融化,透明色的液体顺着角度流下………


樱花吗?会把雪误看作樱花,是因为他?


啊………大概是太想念他了吧。


即使不愿意去承认,但到了今时,自己也已经疲倦了。所以,逃避什么的都让它随时间的长洪流逝走吧。


楞楞的站在空地上,突然觉得有些冷,云雀收回视线,转过身,无心去整理那被风吹乱的头发便径直走回了办公室。


十年…………………………


那个被囚禁在阴冷暗的水牢里的人改变了他的人生。


自己被迫不再是一个人,被迫的学会去爱,被迫的被束缚住,被迫的去觉得不再是被迫……然而,自从那个人消失后,一切又都变回了原状,少了他的地球依旧在转动,少了他的世界仍然在进步,少了他的生活还是那么平淡而乏味…但是…少了他的自己的心,却开始崩溃………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的,只有自己才能知晓的,那种无尽的悲伤………


渐渐扩张………


三年………


十年后的三年…………………




[READ MORE...]
2008年10月14日 (火) | 編集 |

家庭幻想


 


“呐,恭弥,真的不行吗?”


“不行,我讨厌群聚。”


“没有群聚,只有我们两个人!”


“……如果带上那女孩就是群聚了。”


“‘那女孩’?……是指库洛姆吗?为什么要带她?”


“……因为你提议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在发光……”


“kufufufu,你还真是温柔啊,恭弥。”


“咬杀!”


“呼——所以说那我们三个人去?”


“我讨厌群聚。”


电话一头的骸终于低下头叹了口气,在持续了将近半小时的兜圈子的对话现在又再一次回到了原点。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骸对云雀说想要一起去新建成的游乐园“约会”,但被云雀一口回绝了。不过骸完全没有放弃,连续的电话骚扰后终于让在风纪委员办公事办公的云雀败下阵来同意考虑考虑。今天就是他答复的日子,但结果却并没有骸所想象的那么顺利。


“那么恭弥想怎么样呢?”


“………”


“…………真是充满了矛盾啊……”


想顾及到库洛姆的少女心,又不愿群聚,这个别扭的人就是自己的恋人云雀恭弥。而现在,他一定是在电话那边皱着眉头为不能“咬杀”自己而生气吧,骸想着不禁在心里苦笑了出来。


“恭弥?”


“……你和那女孩去不就好。”


对方的发言差点没让骸摔坐在地上。


“你还真的只为库洛姆着想啊。”虽然骸不是故意的,但不由自主的还是因为醋意而让话语变得刻薄了起来。


“你一直麻烦她,带她出去玩玩不是很好么?”云雀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禁让骸感到无奈。


“…………库洛姆她,和我很像啊……”想到了库洛姆的脸庞,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骸的语气带了些许惆怅。


“确实很像,就像你女儿。”


“…………………………………哈哈哈哈哈哈………………恭弥…………你…………”因为云雀吐出的令人意想不到的爆炸性发言让骸怀着复杂的心情喷笑了出来。


“笑的太过分了。”


“难………难道我是大叔吗?”


“不是说年龄什么的,只是感觉上你们的关系很像父女…………那女孩,看着你时的眼神……”


“kufufufu……这么说起来确实是这样呢,而现在看来,我也确实在不经意间把她当作孩子一样了吧。”


“…………”


“对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下,恭弥你就是妈妈了!”


“哈?”


“库洛姆的妈妈。”


“要我现在过去咬杀你么?”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说我是库洛姆的爸爸,那你就是妈妈呀。”骸很有兴致的说着。


因为云雀很特别的指摘,让骸第一次意识到他与库洛姆之间的牵绊可以用“父女”来形容,忽略掉云雀为何不用“兄妹”这一词的令人在意的地方,骸觉得稍微有点安心了。不仅仅是库洛姆的事,想到云雀也有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的周围,就不禁让他有了很大的满足感。


“去约会吧~就爸爸和妈妈,女儿的话下一次我会单独带她去的。”


“…………要是你再用这种称呼那明天的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那你答应了?”


“……………已经很晚了,我要挂电话了。”


“kufufufu………晚安,恭弥。”


“………………晚安………”


 


*             *               *                 *                *








[READ MORE...]
2008年09月18日 (木) | 編集 |

     本人写文宗旨:写自己喜欢的CP的自己想要看的文给自己看~~= =+  


   


    今天的并盛中学校园内,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热闹,然而,却有那么一块地方总是与喧闹的校舍呈现着相反的情况。
    “呼——”
    天台上,一个人正靠在铁网边望着天空。把视线从静静漂浮的白云上移开后,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在这里可以看到学校的全貌,以风纪委员长的身份环视着这块土地,云雀恭弥始终贯彻着自己的信念,默默的保护着这里。
    一直都是一个人,但却从来没觉得过孤单,群聚不适合自己,只要能够只身做喜欢的事情,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随着几声清脆的鸟叫,云豆从外面飞了回来,落在了主人的肩上。每天这个时候,云雀都会带着云豆来天台散步,鸟儿是自由的生物,它们喜欢在天空翱翔,所以即使云豆很爱一直呆在云雀身边,主人也会特意让它飞上天空活动活动。
    校园里大家都在热情高涨的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从天台传来的视线。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事,云雀把外套向后展了展便离开了铁网边。
    就在他正准备打开天台的门时,一阵微风吹散了他的前发。云雀停住了动作。
    “你还真不嫌烦,这么想让我咬杀你吗?”收回伸出去的手,云雀转过身。
    就如雾气一般忽隐忽现的人,今天还是一样突然的就来到了云雀的这个专属栖息地。在微笑着的面容上,闪耀着“六”字的瞳孔中,现在映出的是对方一脸不爽的表情。
    “kufufufu……你最近都没有要和我战斗的意思不是么?”六道骸凝视着云雀上拉了嘴角。
    “那是当然的吧,之前用的是库洛姆的身体,战斗的话也根本没有意思。而更何况现在的你是用的幻术实体化。”云雀不屑的说道。
    “我的幻术实体可是不比实体差哦,你可以把我看做是真正的我的。”骸继续微笑着。
    “少开玩笑了,所以我才讨厌幻术师,这种玩弄虚伪和真实的行为不可原谅!”
    虽然听上去云雀加重了口气,但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那样的冰冷。而骸却根本不在意对方的怒气。
    “kufufufu……你真的很可爱呐,恭弥,如果有一天能够从本质消除你现在这样的愤怒的话,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愿意去尝试哦。”骸加深了笑容,慢慢向前方走去。
    “我警告过你不许直呼我的名字!惹恼了我的话不管你是幻象还是什么我都会毫不留情的咬杀!”
    “你不会去推翻自己之前的决意的,所以你不会和现在的我战斗,我很清楚。”
    对于骸自信的发言,云雀只是皱了下眉,没有说任何反驳的话语。但是在无变化的表情之下,却有什么东西开始浮出水面。
    那是什么呢?……云雀没有要继续探寻的意思,在回过神来的时候,骸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今天又想干什么?”云雀没有移步。
    “什么也不干,就是来见见你。和以前一样。”
    “……那么见过了吧,我要下去了。”云雀机械的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但是手臂却被身后的人抓住了。
    云雀皱了下眉,亮出双拐打开了那只手。
    “虽然说不想和现在的你战斗,但是如果你得寸进尺的话我也会马上让你从这里消失的!”云雀说完便开门走下了楼梯。
    被留在原地的骸凝视着他的背影苦笑了出来。
    “我还会再来的,恭弥……”
    犹如一阵雾般消散……天台上,只剩下被吹落过来的几片树叶还在地上打着旋转。
    
                     *          *           *            *           


[READ MOR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